http://www.missingmiyabi.net

股票基金

时间:2019-12-29

  “接入”三周年 基金券商互联网的三路突破

  光大保德信基金公司的规划则是将其电商平台打造为一家第三方理财机构,目前一要继续强化与光大银行、光大证券等的集团内联动合作,二要在关注外部营销的同时,发力老客户的内部营销工作,三要强化与银联商务等传统行业公司的合作。

  新平台:子公司申请独立销售牌照

  “现在是一个积累平台的过程,大的平台肯定会带来大的流量,这是毋庸置疑的。每一家平台背后的模式和客户群都不一样,例如陆金所挂靠的是高端白领,所以他的单户销售金额最高;蚂蚁金服背后的是小白,所以单笔金额很低,但投资占比很高;东财背后都是一些股民,所以在一些绩优基金上的占比会很高,这都是各自的特色。”陈升补充道。

  华南一家大型基金公司依然在不断拓展电商渠道,除继续与各地商业银行合作宝宝类产品外,经营淘宝基金门店也成为重点。“我们有一款产品在淘宝上两天卖了1000多万元,比起整个基金的规模来说微不足道,但我们觉得很不错了,因为都是资金量很小的客户买的。”该公司电商部门人士说。

  新方向:自建销售平台

  全方位布局

  自去年6月开始,基金行业掀起一股触网潮,基金公司纷纷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拓展互联网销售渠道。然而,除了余额宝[微博]和与理财通对接的几只基金规模增量比较明显以外,其余电商基金的推广效果都很一般。

  基金公司的电商推广进入瓶颈期,个别基金公司开始探索自建财富管理平台的模式,在自己的平台上引入各类公募基金、专户、信托计划、资管计划、保险、P2P等多元化金融产品。不过,目前基金公司对这种新方向的分歧仍然较大。

  从基金公司与互联网平台的合作来看,第三方销售无疑是近年来两者接洽紧密度上升最迅速的领域。尤其2015年股市行情的爆发,更使得第三方销售平台销售量实现了极大突破。

  基金淡出互联网金融

  “设立子公司建设销售平台并不难,关键是要解决一个独立基金销售牌照的问题。而目前申请独立基金销售资格的门槛很低,很容易可以拿到牌照。”上述电商人士对记者说。

  从2013年6月余额宝惊艳登场开始,基金券商等传统财富管理机构嗅到了互联网的无限可能。至今,经历了多方摸索,基金券商已经形成了三类的主要“接入”模式,分别是自建渠道,投资收购相应标的以及和大平台合作导流。三类模式的至今成效如何?

  北京某大型基金公司电子商务总监对中国基金报记者坦言,公募基金在互联网销售渠道上遇到了瓶颈,货币基金作为互联网金融的底层产品,正在随着理财市场的混业竞争逐渐丧失竞争力。

  “直销平台上一只公募基金一般能销售几千万,从基金角度来看,这个数字并不大,但这对于许多P2P、资管计划、信托产品而言是很可观的。基金公司要懂得自建多元化的财富管理平台,这是未来的方向。”该人士说,“基金公司只卖自己基金这条路是走不下去的,互联网平台需要一个部门团队或者子公司来建立。基金公司的资产比较厚实,出资5000万元或者1亿元成立一个子公司并不难。多元化的财富管理平台是一个必然趋势,现在就是机会。”

  陈升告诉记者,在更深一级的合作上,目前已经有不少公司开始进行突破,例如定投的加入,这对于不少平台来说已经逐渐成为标配,此外还有例如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向都在慢慢发展。随着基金公司与第三方的进一步合作,投资者的用户体验将会越来越好,目前的平台其实更多的只关注投资者什么时候买,但在投资者买入后也没有任何跟踪及维护,这样会失去一部分客户,以后将需要更完整的服务,例如提示投资者风险,何时卖出,在适当的时候转换风格等等。

  曾经轰轰烈烈的各种宝,如今宣传势头大减,互联网企业联姻金融已经不再以货币基金为基础产品,票据、P2P等大有取代货币基金之势。

  2012年12月,嘉实财富管理有限公司获得独立基金销售牌照。嘉实财富在2012年3月由嘉实基金全资设立,其官网显示,目前嘉实财富销售了同行公募基金、基金专户、资管计划、信托计划、阳光私募、私募股权等多种金融产品,产品数量多达600多只,其中,单是公募基金产品数量就有414只。

  事实上,在后来者还在试图立稳脚跟之时,第一梯队的成员已经在寻求新的突破。例如东方财富就在筹备旗下的公募基金公司,欲打通下游销售到上游产品的链条;数米基金也接受了蚂蚁金服入股,欲进一步发力基金销售业务。

  对此,一位基金从业人员表示,基金公司内各个部门之间、上级与下级之间确实存在信息沟通不充分的问题,不过,有些保密措施是出于风控合规的需要。

  一家大型券商系基金公司高管以及一家大型银行系基金公司子公司高管分别向记者证实,的确曾考虑过由子公司自建多元化的财富管理平台,但目前暂未有实质性进展。

  “具体从数据上来看,2013年市场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银行在基金销售领域占比达到7成,基金公司销售占比不到3成,券商还占了8%左右。但从去年的行业统计,东财一家的量就完全可以比拟工农建交这样的大行,从而形成了一个新格局:新型的互联网销售占据三分之一,基金的直销也被带动成2-3成,银行占三分之一,券商依旧是6%-8%。这对整个行业的影响非常大,之后肯定还有不少基金公司要去适应这个以新型互联网机构和第三方销售为主的模式,摒弃一贯以银行为主的模式”,陈升进一步解释。

  (本报记者王鑫对此文亦有贡献)

  华南区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电商人士分析,从目前行业形势来看,基金母公司直销平台引入同行公募基金,或信托、保险、P2P等多元化产品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基金子公司直销平台引入其他金融产品完全是可行的,且已有先行者。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传统互联网基金销售第三方外,嘉实、国金通用、九泰、中欧、华夏等几家基金公司也相继成立了自己的销售子公司,介入第三方销售领域。

  一位基金公司电商负责人分析,基于互联网平台进行创新,基金公司有自身的局限性,虽然基金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很大,但其并非基金公司所有,一个看起来很小的创意,可能需要改变传统的运行模式,甚至突破监管底线,这样的创新自然就会被否决,因此,互联网的试错精神在金融行业成为了不可能。

  中国基金报记者 刘梦

  陈升告诉记者,“我们公司已经与20余家互联网公司进行合作,其中不仅包括新浪、百度、腾讯等知名大公司,也有一些在特定领域较为出名的公司。销量上看,随着市场的波动,变化会非常大。2015年股灾之前,通过第三方平台进行的基金销量虽然仍无法与银行渠道相比,但已较此前公司直销平台增长了数倍,我们一直认为通过与第三方销售平台的合作,可以最大程度地实现销量增长。”

  多方受限

  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高管对记者说,以子公司建立销售平台,投入成本小,仅需几千万,这是一部分基金公司愿意尝试自建平台的重要原因,但是,第三方理财平台的前景并不明朗,销售量有非常大的差异,有些人气旺、产品收益好的平台可能销量可观,而同质化产品比较严重的平台基本没有什么销量。

  据证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已经获得独立基金销售资格的第三方机构达到100家,其中既有天天基金网这这种基金量达千亿的第三方销售巨头,也有许多在基金销售方面尚无任何建树的后来者。

  此外,各类金融机构抢占互联网渠道的混战已经产生了巨大的泡沫,互联网平台的接入成本奇高,但销售情况不理想已经使得一些基金公司不愿意再投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公司人士称,原本上半年准备对接一家电商平台,结果对方提出的市场营销费用是公司预算的10倍,而且还没有谈判空间,尾随佣金甚至比银行还高。北京一家中小基金公司电商主管也表示,由于高昂的接入成本,他们已经转战第三方销售平台。

  华南区一家大型基金公司高管对中国基金报记者说,目前基金行业的电商推广进入一个低潮期,大家都在思考和探索,但是还没有哪家公司走出一条前景特别明朗的路。“自建销售平台是方向之一。”民生加银基金电子商务负责人也回应记者,自有渠道也是其未来建设重点。

上一篇:中场盘点:75%基金上三个每年薪酬为负 下一篇:没有了